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貝多芬《d小調第九交響曲》 第四樂章

貝多芬《第九交響曲》孕育於1814年,1823年完成,1824年5月7日在維也納首演,前後經歷了十年的時間。這部作品是貝多芬音樂藝術創作成就的總結,它集中地體現了貝多芬的思想境界、生活熱情和藝術造詣,是他的藝術創作中占首要地位的作品。就像瓦格納所說:“第九交響曲,是貝多芬登峰造極的作品。”這部四樂章作品,從悲劇性的鬥爭場面經過積極的行動和哲學性的靜觀思考,發展成為一首全人類勝利的歡樂頌歌,體現了貝多芬通過鬥爭得到自由歡樂的崇高理想。

把席勒的詩《歡樂頌》用人聲寫進交響曲,以表達對人類和平、自由、平等、博愛的理想,是貝多芬生平的一大夙願。為實現這一宏偉的構思,他經過長時間的醞釀,終於創造性地將《歡樂頌》用合唱的形式寫進了《第九交響曲》的第四樂章。這是這部交響曲中最為輝煌的部分,也是貝多芬交響曲發展的頂峰。

第四樂章:(合唱),急板、變奏與迴旋的混合自由式。經前三個樂章的鋪墊後,進入了急板的第四樂章----人們經歷了艱苦的鬥爭和深沉的思考,所期待的歡樂就要到來。

這一樂章可分為兩大部分:第一是器樂部分,包括序奏、宣敘調、前面三個樂章的回憶和歡樂主題的出現;第二是聲樂部分,是一部用龐大的人聲合唱寫成的迴旋變奏曲。這個樂章是整部交響曲的總結,即前三個樂章是“通過鬥爭和思索,尋求自由和歡樂”,而這個樂章是作出“鬥爭取得了勝利,歡樂戰勝了苦難”的結論,這個結論也是作者一生的總結。“億萬人民團結起來”是樂章的中心思想。

樂章開始是一段狂風暴雨般猛烈的號角聲,這是引子,它嘹亮雄偉,像怒潮般的衝擊,瓦格納稱之為“恐怖的號角聲”。但它立即被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宣敘調所否定:“不,這會使我們想到過去的苦難,今天是勝利的日子,應該用歌舞來慶祝”。原來,貝多芬的構思是在這段宣敘調的地方加入人聲,但後來又覺得還不是時候,因此,他把唱詞樂段向後推移。不過這些原稿中留下來的唱詞,有助於我們理解貝多芬的構思。

接著,前面三個樂章的主題一一重現,又被一段段宣敘調一一打段。在第一樂章的引子主題出現後,低音樂器回答道:“哦,不,不要這個,我要更愉快一些的”;接著管樂吹出第二樂章諧謔曲主題,立即又遭到拒絕:“也不要這個,這只是戲謔,要更好的,更高尚的”;於是管樂又吹起第三樂章的慢板主題,回答仍是不滿意:“這還是老樣子,太纖柔了,一定要找出一些強有力的東西。我想,還是讓我唱給你聽吧。但是,要請你應和著我。”最後,木管樂器隱約閃現出《歡樂頌》主題的片斷,才終於肯定:“這才對了,終於找到了”,這是貝多芬畢生追求的境界。這時,從樂隊深處,像是從遠方,緩緩地傳來大提琴和低音提琴詠出的一支純樸的旋律,樂章的主要部分開始了。

這是《歡樂頌》主題的全貌展現,第一次展示無任何伴奏,隨後逐漸加入中提琴和小提琴。這個歡樂主題一次次重複著,音響逐漸增強,聲勢越來越大,直到發展成為樂隊全奏的高潮。突然,“恐怖的號角聲”又闖了進來,這時回答它的是人聲了。首先獨唱男中音揭開聲樂的序幕,唱出了貝多芬親自寫的宣敘調的歌詞:“啊,朋友,你別舊調重彈,還是讓我們來唱一些更動聽的、更歡樂的吧!”緊接著,男中音獨唱《歡樂頌》。

在後面的發展中,以獨唱、重唱、合唱的形式唱出了席勒《歡樂頌》的詩句,音樂的主題每次出現都有不同的形象變化,有威武雄壯的進行曲風格,有豪邁戰歌般的男高音獨唱,有莊嚴、肅穆的聖詠旋律……然後,轉入快速的進行曲,這是由歡樂的主題演變成的一支活潑而熱烈的進行曲。越來越熱烈的進行曲,將樂曲推向又一高潮。之後,一個龐大的二重合唱賦格,以插部形式出現了“億萬人民團結起來”的主題。

這個主題先由長號奏出,繼而合唱,之後又與歡樂主題構成二重賦格。最後以強烈、歡騰的尾聲,把樂章推向高潮,結束全曲。
返回列表